六爻经典语录

2020-03-14 15:22:30

1、韩渊面色平静地看着那山渐渐消失在秘境中,尽量将此间风物一个不差地装进了脑子里,因为知道自己再也回不来了。

2、程潜那通红的眼眶,让严争鸣有种奇特的感觉,好像一只整天对他爱答不理,没事还给自己一口的小狼崽突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舔他的伤口一样,心里别提多熨帖了。

3、毕竟是妖后的女儿,我听说一般绿帽子的产物都不会太丑。

4、过去十几年,有生以来一切背负不动的痛苦与怒放般的欢喜,此时都成了褪色的琐碎,落入了“命该如此”的一捧荒唐里。

5、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心里对自己说,爹娘眼里没他,这没什么,把他卖给一个三角眼的道士,这也没什么。

6、世上再没有什么,能像这脏兮兮的血肉之躯一样,给他这样大的慰藉了。

7、只要程潜不受伤、不流血,严争鸣看着师弟那沾着血、因为苍白而越发如玉的脸,心里总有一种错觉,仿佛程潜是个铁打的。

8、程潜从不曾苛责他这个掌门师兄任何事,他的态度从一而终——你行你就上,你不行我粉身碎骨也替你上。

9、那符咒中无数条精致的沟回中光华灼眼,像是谁曾经寄托在其中最幽深迂回的感情。

10、人生为什么不能只如初见呢?他那虽然假惺惺,但客客气气的三师弟再也找不回来了。

11、有时候,一个人或者一小部分人,可能经历着天崩地裂,但光阴却并不会因为谁而停下来,世间万物依然匆匆。

12、大火抑或严寒,全都浇不灭荒原上轮回而生的细草与微风,只要第一只嫩芽从风中落子中降落皈依此地。

13、木椿真人将那枚铜钱埋进了土里,仿佛是亲手将程潜送入了一个开端——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

14、一个人如果肯有情有义,不管是什么情,大概都是能让人动容的。

15、她觉得掌门师兄好像一条不朽的山脊,始终不甚显眼地撑在扶摇山深处,平时被漫山的鲜花野草或冰雪泥泞掩盖,只有极为偶然的时候,才会露出那刀剑不催的坚硬与沉静来。

16、几百年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这一点滋味,尝得他神魂颠倒。甜是百花酒的甜,苦是他三魂附在铜钱中,看扶摇山野草萋萋,再无人种花时的苦。仿佛甜只有一瞬,苦却苦了很多年。

17、我不知道怎样待你才算好,但无论如何,绝不负你。

18、严争鸣的手掌上多了好几道细碎的新伤,细看,还有长期握剑留下的茧,像是布满了陈年的风霜,如今只剩下一个看似光洁的手背,还在假充着自己游刃有余。

19、这老男人身上清晰分明的骨头硌得他生疼,然而怀抱与保护却又都是货真价实的。

20、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那颗孤高自诩之心也在几经自我怀疑中磨砺得愈加坚定不移,现在,在程潜眼里,这世界上的同侪只有两种,一种是现在不如他的,一种是将来不如他的。

21、心里某种东西突然决堤灭顶似的轰然将他淹没。

22、世上的事,只要不违道义,没有什么我不能为他做的。

23、谁会在乎他?谁会和他好?谁会拿他当回事?

24、天锁中星辰闪烁映在他的脸上,严争鸣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绪微动,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恍若拈花的温柔笑意,一念想到程潜,便忽如此生再无所求一般。

25、人一生所求,不也就是披星戴月、风霜满身地回家时,有人怒气冲冲地从里面拉开门,吼上一句“又死到哪去了”么?

26、临走,严争鸣扭头看了一眼朱雀塔那一侧的山崖,只觉千丈深渊,未及心上一捧桃花潭。

27、严争鸣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扑过来的,那几把利器几乎落在程潜身上的时候,严争鸣胸口一颗心重重地摔了下去,摔得他险些肝胆俱裂。

28、这些愚蠢的妖修,真身的脑子只有蚕豆那么大,想必一辈子只装得下一件事。不像人,爱恨情仇将胸口灌得满满当当,千变万化都不够用,一颗心老也闲不下来,等闲就要变上一变,转眼就能面目全非。

29、不知过了多久,程潜才清醒过来,睁眼就看见严争鸣一身水汽地靠在船舱上,守在他身边。程潜一看见他,就好像从天地落回红尘,不由自主地心生贪恋,于是微笑起来。

30、他这些年与天地斗,与同道斗,与生死斗,从未走过半步回头路,从来也不肯相信世上有什么事是他做不成的。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世间并不能尽如人意者多也。

31、也许有的人就是要死到临头,才知道“进退得宜”四个字,需要多么大的悟性与坚持。

32、有时候,某一转瞬会变得特别漫长,长得像是过不完一样。人活一辈子,可能总要经历几次这样特殊的漫长,比方说死到临头的时候。

33、你看了天地,而后看自己,看了旁人,却不肯与自己对比,难道你不是人?你既然选择了“人道”,为何不肯放下那颗大而无当的天地心?

34、当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抬起头望向那熠熠生辉的心想事成石时,会不会好像在看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没有人与他轮流执剑、彼此护卫,他独自背负着无处诉说的非分之想,在心魔与良心的双重拷问下,背离尘世,踏血而来。

35、漫天的鬼影好像一群无知无觉的吊死鬼,纷纷愣怔在空中,他们身上缭绕的鬼气与魔气逐渐开始褪去,一个接一个地被不知名的清风洗干净,在空中褪色成普通的魂魄,融化了。像一排晨露,经历一宿风尘,悄无声息地回归天地间,自由而洁净地漂往下一个归宿。竟充满了某种宁静而隽永的意味。

36、好像是一把温柔的杀意,哪怕铜皮铁骨也抵挡不住。

37、而从今往后,他就算能通天彻地、翻云覆雨,也再讨不到他想要的那份欣慰的称赞了。

38、天道面前,所谓神龙与大能,也不过是一群蝼蚁吧?

39、可惜,严掌门心里几重纠结与情谊深厚,程潜一概不知。

40、只要不瞎,谁站在远处都看得见绵绵河山壮阔,可是身在山中,谁又能在云雾深处找到自己身在何方?

41、不管心里是欢天喜地还是怒火蓬勃,他都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眼,矜持得不动声色,又让人心生畏惧,怎么都亲近不起来。

42、仲夏夜里蝉声四起,越发显得四下安宁,唯有夜空上一把银河如练,掬一捧光华万点,皎皎万岁春秋。寒来暑往,枯荣明灭。

43、我不知道怎么待你才算好,但无论如何,绝不负你。

44、茫茫沧海,萧疏天路。人间聚散,忽然便如浮萍转蓬。

45、有条件的时候他自然会稳妥行事,真被逼到绝境,他也绝不相信自己会有什么做不到的事。

46、千头万绪,摸不着头脑,未曾怦然,便已心动。

47、对此,她的师兄们私下里讨论了数次妖后的神秘血统,一致认为那妖后没准是只八哥变的,不然怎能下出一个这样鼓噪碎嘴的蛋?

48、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

49、程潜平时对自己人不怎么端着,笑一笑当然没什么稀奇。可他微笑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严争鸣,就好像眼里只剩下了这么一个人。他眼角微微弯起,眼睛里好像碎了一把薄薄的光,居然前所未有的温润了起来。

50、他心无挂碍地直面着自己,抱着最思念的人,清晰明了地知晓了自己一生所归,同时,也清楚地明白这一切都是假的,所有的希望都渺茫得仿佛日落时分那一线的天光。年华流过,便是已经死了。

51、童如看着他的小椿栖身在一只黄鼠狼的身体里,每逢深夜,便在风灯凌乱的不知堂里长久地静坐,细细的眼睛半闭着,好像在参一道别人不懂的禅,又好像沉浸在掌门印经年的记忆里。

52、人修行一世,大道三千,归结成一句话,不也就是“看看天地,再看看你自己”么?

53、朱雀者,南向负火而生,灼灼烈烈,为众禽之首。

54、哪里有七情六欲,哪里就有水深火热。活着的滋味不外乎如是。

55、每一个少年人的奋发,似乎都是在这样“我太没用”的眼神下开始的,世事轮转,好像在一代又一代人中成就了一个完整的环,周而复始。

56、劫难像一把燎过平原的大火,无情又无法抵挡地碾压过去,将一切都焚毁在灰烬里。唯有细草嫩芽,死寂过后,依然默默地萌生在春风里。

57、程潜能将他从一片“娇弱”的脆饼,变成一块榨不干的破抹布,纵然其貌不扬,用力拧一下,总还能再挺一下。

58、木椿真人仿佛以一己之力,将所有的一己悲欢都浸泡在冰冷的水下,隔着水,既不再欢欣,也不再痛苦。

59、程潜这一生,无论是死是活,都不曾有半分退避,然而此时久别重逢,大师兄的目光却突然让他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60、心有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山川河海,众生万物,经常看一看别人,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

61、三丈囹圄,跳出来看,其实也只是一方粗陋的画地为牢。

62、这样浮光掠影地想一想,便觉千头万绪,摸不着头脑,未曾怦然,便已经心动。

63、严争鸣心里一时形容不出是什么滋味,暗暗叹了口气,感觉怎么疼他都是不嫌多的,连程潜一把扯断了他四五根头发也都顺便原谅了。

64、程潜蓦地上前一步,抬手将那少年搂进了怀里,像是搂住了他一生唯一的珍宝。

65、千头万绪,不必言明,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

66、程潜忽然抬起一只手,那矮墙上坐着的韩渊见了,便会意地微微一弯腰,在他手心拍了一下。一声脆响,所有的背叛与纠缠,几番兵戎相见,一时间全都灰飞烟灭了。

67、一时间,少年光阴终于跨过百年的抵死挣扎呼啸而来,他仿佛一场大梦初醒,心头每一分不经意掠过的茫然都被浓墨重彩地加持一番,分毫毕现地恍如昨日。

68、只多看那个人一眼,心里就是一片草木荣华。

69、他的态度从一而终——你行你就上,你不行我粉身碎骨也替你上。

70、沧海与桑田,落在千古未改的细雨微风下,经久不衰的唯有枯荣轮回。

71、有些人居高临下的时间长了,自己已经把自己束之高阁,容不下一点下坡路,久而久之,恐怕要活生生地吓出一肚子心魔来。

72、既称尘缘,便似喧嚣,来而复往,不可追矣。

73、万物有灵,修行不易。好不容易成了精,谁不惜命?

74、最后,都落在一片莽莽苍苍的世道上、茫然失怙的措手不及。

75、飞升成仙又有什么意思,人世间千万真情假意,都抛在身后,投入什么茫茫看不清的大道,以后就只在旁边束手看着山河老朽吗?

76、朱雀塔身在悬崖,临千丈之渊,自高处下探,有深潭百顷,近玄色,幽静如墨玉。朱雀者,南向负火而生,灼灼烈烈,为众禽之首。

77、修剑者以其身为利器,可不就是要千锤百炼,死地还生的么?哪怕行至天堑深沟,荆棘恶土。

78、都是两处茫茫皆不见,从来处来,往去处去罢了。

79、可惜程潜没长那根风流骨,他左手抱着满腔的真情实意,右手举着纸上谈兵的风花雪月,中间戳成了一根顶天立地的木头桩子。

80、他就像个守着糖的穷孩子,心痒难耐地想监守自盗一下,又没有作案的胆子,只好一边眼巴巴地看着,一边七上八下地胡思乱想,虽然没敢碰程潜一根汗毛,但已经快将自己的心想得心从嗓子眼里跳出去了,脸上兀自挂上了一个诡异的傻笑。

81、无数前辈都在求长生,谁求到了?寿元终有尽头,我与蝼蚁同也不同——蝼蚁与我一样朝生暮死,只是它从此化作泥土,我却能身死魂生在扶摇山的血脉里,只要传承不断,血脉就不断,我为什么要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长生?

82、远处的韩渊孤独的坐在十方阵中,静静地抬了一下头,竟已经泪流满面。

83、待人全凭亲疏远近,感慨谁,容忍谁,亲近谁,爱谁——你可曾敬畏过谁?仰望过谁?以谁为鉴吗?

1 2 3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