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犯焉识经典语录

2020-03-14 15:22:22

1、他是一只**的猫,靠闻来生存,能闻得出哪怕一丝不正确的气味。

2、老几笑笑。七十多岁的人了,再不说就来不及了。他对婉喻的爱一定要从他的浪荡说起。

3、至多还有一个礼拜,他就会见到婉喻了。他要告诉她,老浪子是冒着杀头的危险回来的。他是被你婉喻多年前的眼神勾引回来的。他太愚钝,那些眼神的骚情他用了这么多年才领略。他再不回来就太晚了,太老了。老得爱不动了。

4、他知道这样跟母亲玩等于夺下瘸子的拐杖逗瘸子玩,揭掉秃子的帽子逗秃子玩一样低级趣味,不失残忍,但他早就不在乎趣味,也受惯了残忍了。再则,他愿意丢失他曾经的趣味来忍受别人对他的残忍吗?

5、作为我这个多少有点阴暗心理的晚辈,看着大姑母哭的时候,心里就会暗暗地掐时间,看她一个抽泣和下一个抽泣之间相隔多久。她替所有受苦受难的陆家人冯家人哭,因此所有人都没得可哭了。

6、孤立的反击等于不反击,比不反击还遭。必须善于投靠对手的对立面,拉对手的对手做自己的朋友。

7、精神的匮乏、**的严苛、犯人间的相互围猎与倾轧,终使他身上满布的旧时代文人华贵的自尊凋谢成一地碎片。

8、人一生只死一次,草草地就死了,比来到这个世上还不由自主。

9、婉喻自己认识到的哪一点寡趣乏味,不碍事啊,无伤大雅,他爱了她这个整体,就什么都是好的了。正因为她的寻常与安静,以及那点寡趣和乏味,她偶然的那些小水妖般的风情流盼才珍奇,才宛若神鬼附体。她其实是摸不着底的。他不知道她究竟可以疯成什么样,野成什么样,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10、妒忌的男人原来是这么低级,一切斗争痛苦只为一份肉能独属于自己。

11、家庭矛盾中幸存的孩子都非常早熟,养出一种畸形直觉,他那样做是直觉使然。

12、她喜欢刘亮,但憎恶刘亮的市侩内心。她但愿在以后的日子里,那份喜欢能战胜憎恶。

13、老早呢,觉得你没用场好,心底里不龌龊,人做的清爽。太有用场的人都是有点下作的。现在看看,没用场就是没用场。

14、凶暴是会让人醉的,正如各种高尚情绪会让人醺醺然。

15、女人的可怜让他这样的男子没出息,为她们常年神伤,只要她们需要,他就把自己的前程、幸福、自由拱手交出,供她们去消耗、践踏。

16、她不经你同意就人你赊账花费她的温爱,悄悄把她对你的一份份好都加在你帐上,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你欠了她天大的情份。一百分的关怀,在她这里非要给出一百二十分,那份外的二十分她让你永远还不清。

17、尤其是丹琼,亮晶晶的眼泪把她的眼睛变成两颗黑色水晶,她却不让它们落下,就那么忍辱负重地一笑。没有比那笑容更能说明她心痛欲绝了。

18、他把捡起的巧克力放在桌上,发现它们还是软的,带着潮湿的温暖,形状也变了,孩子们手心上的不舍都留在上面。

19、梦境中的我是一个爱走路的人,喜欢找一条人迹罕至的漂亮马路,悠然地行走。走过斑斑树荫的时候,像是走过了自己心中明明灭灭的悲喜。

20、陆焉识经过很多难缠的事物和人物,他自己也成了个难缠的人。

21、他要跑到她面前,跟她说,我和你发生了一场误会,也许我跟自己发生了一场误会。我爱的,却认为不爱。一定要倾国倾城,一定要来一场灭顶之灾,一定要一场无期流放才能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曾经是爱的。

22、他把他的衣服带走了,还带走了我祖母冯婉瑜的骨灰。

23、机会、勇气、动机合而为一的时刻不多,它们的合一只能有赖于人的不成熟。

24、碰上跟文字打交道的事情,能不做就不做。到头来都是吃力不讨好。

25、他走上前,抱住滑溜溜的婉喻。玩不动也这么好。

26、人这种杂食动物挤在一块比任何动物的气味都坏。

27、心太软的人快乐是不容易的,别人伤害她或她伤害别人都让她在心里病一场。

28、一代代的小说家戏剧家苦苦地写了那么多,就是让我们人能了解自己,而我们人还是这么不了解自己。一定要倾国倾城,一定要来一场灭顶之灾,一场无期流放才能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曾经是爱的。

29、他伸出手,搂住了婉喻单薄的肩膀,那肩膀没有变过,跟四十多年前一样单薄,但似乎更知寒暖,更懂呼应,因此更美好。

30、终究要失去的东西,不如主动失去。能够主动地丢失便是施者。怎么办呢?不这样施舍,弱者怎样表达对于压迫他们的强者的宽容大度呢?

31、他看到灯火时,实在走不动了,也实在太激动了。于是他不知怎么的就在雪地里打起滚来,一边灯火倒着进入他的眼帘,成了天上的盛世。

32、一边是祁连山的千年冰峰,另一边是昆仑山的恒古雪冠,隔着大草漠,两山遥遥相拜,白头偕老。

33、一个钱堆出来的女人,一个蜜泡出来的女人,走到哪里都要创造喜剧**和欢乐结局。

34、婉喻颠三倒四的走样的记忆一方面由于她的记忆是主观的,因为她一厢情愿地去那样记忆事物,另一方面,因为就在她给我祖父写那封信的时候,她的失忆症已经开始。我不愿意叫它“老年痴呆症”,我觉得她的病和老年没有必然关系,似乎她宁可篡改记忆,最终把记忆变成了童话。谁也不能说满脑袋童话的人是老年痴呆。

35、我祖父陆焉识一直沉默。沉默得奇怪。他的沉默也是一座炮楼,替他守卫着他思维的持续性,让他完成他回忆录和书信集的最后章节。

36、这就是念痕。她的活力就在呛着你的时候体现出来。她用反问来应答,用抗议来同意,温顺中含有冲撞。念痕是一杆枪,按你的瞄准向前发射,同时会给你重重的一下后坐力。

37、一片灯火倒着进了他的眼帘,成了天上的盛世。

38、子烨用那种很低的嗓音对女儿说。那种嗓音告诉你:我现在对于你是很危险的。老虎或狮子在有什么大动作前,发出的声音就是这样,预示着你的危险来了。

39、人一老,对于自己是不是被别人多余最为敏感,他们整天都在看儿女们甚至孙儿孙女们的脸色,看看自己在他们生活里的定位错了没有,错了就是多余。没有比发现自己多余更凄惨的事。

40、看信的时候,陆焉识发现冯婉瑜总是记住事情美好的那一半,或者说,同时发生于他们的事情,可以给看得美好,也可以给看得庸常。婉瑜在她的信里跟他重新过一遍那些日子,把它们过成了好日子。

41、老几的客套很严实,怎样也别想打破,钻空子,建立一点额外的体己的交情。

42、他的失眠越来越彻底,**上床闭眼只是尊重人类这个习性而已。也是为了对他自己有个交代:睡不睡是态度问题,能否睡得着是水平问题。

43、在此地谁有块心病,有块暗伤,一定会有人来揭穿它,你的痛不欲生可以舒缓大家的痛不欲生,一份不幸给大家拿去,医治集体的不幸。怎么不多我呢?一块料子本来够一个人做件旗袍了,多出一个人只好做两件马甲。

44、她到了只要父母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的年龄。

45、等待某件事发生是令人难熬的,耗人的,等待把另一个人也关在牢里。对于好事坏事的等待都是牢,都会剥夺你的自由。

46、倒不完全为了房子居住,双方都怕老阿爷那不太漂亮的**面貌经不住邻居的横看斜瞅。

47、肮脏的念头、肮脏的语言不干扰他,就是因为他对它们可以聋,也可以瞎。

48、人应该给自己足够的民主自由选择权选择跟谁交往,并坦荡地承认一份交往的失败。

49、他暗自期望她是个野女人,但只是他一个人的野女人。现在她是真的野了,为他一个人野了。

50、冯学锋站起身,懒洋洋地走向门口。避开危险是必要的,但要表现得漫不经意一些,否则没面子,也没风度。

51、二十多岁一个中国男人,应该可以不动声色地防御,甚至进攻,不露痕迹地交换利益甚至勾当,只要不被抓住永远不算作弊。二十岁,他应该习惯了人的那种淡淡的无耻,把它当成是正常的人味。

52、当着老头的面,就谈重新安置他的问题,太穷凶极恶了吧?

1 2 3
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