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经典语录

2020-03-14 15:20:14

1、“可是,你不在这里。连一朵花也没有。”夜深人静,她给嘉宝写信。

2、这种特殊的品质,小津的风景是最好的写照,但也是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最早凋零的。

3、一切,就像是这个城市的千万只空调,热烈地排放着废气,热了外面空气,冷了里面人心。

4、在西方电影中,上海从一开始就代表着异域的**和放荡,代表着东西方杂交的神秘和混乱。

5、有一只企鹅,闲的没事干,拔自己毛玩,一上午功夫身上就剩个马甲了,然后他对着冰窟窿说了句:真冷。

6、“我是女人,我有**你的权力,而你有不受**的自由,又有自制的义务。”二十年前,龙应台就说过的。

7、如果你能停止问这问那,我会更喜欢。对所有想知道一切的人,我会像蚌蛤一样紧紧闭住。给你的,才是你的。

8、我觉得自己真有抒情的冲动,美好的社会主义记忆涌上心头,我们曾经多么紧密地站在一起,一起麻木,一起兴奋。

9、在她看来,道德就是:爱你所爱,无论对方的生理性别或其他种种。整整一生,佛吉尼亚一直在实践她的道德标准。

10、我以为纵一点欲的时代总要比禁欲的时代亲切些的。这悠悠的生之负荷,大家分担着,只这一点,中国人的吵吵闹闹还是说的过去的。

11、最后,《广岛之恋》的结局降临了,我在心里对他大声狂喊:“我将把你忘掉!我已经在忘掉你了!你看,我是怎样在忘掉你!看着我呀!”

12、总之,GAY这个词的原意和创意终于在邓肯身上全部汇合了,他,按照GAY的字典说法,是“快乐的,放荡的,鲜豔的,同性恋的,人如此,画如此。

13、可原本,这个告示更应该让我们集体回忆鲁迅的一句话,“只要看有人出来唉声叹气的不满意女人的装束,我们就知道当时统治阶级的情形,大概有些不妙了。”

14、最近一段时间,孙(甘露)老师非常非常忙,因为谁都想请他吃饭,被他补充到《上海流水》里去,要不然书出来,整整两百页找不到自己的名字,以后还能在上海滩混?

15、他是无限的。岁月老去,他却越来越动人。他喜欢跟记者讲述他和费里尼的初次相遇,以及费里尼对他脸蛋的评价。他说,遇到费里尼以后,我才知道演员是不需要脸的。

16、梅塞德斯自己曾经夸口她能把任何女人从任何男人那里带走,所以,一旦听说“嘉宝不是同性恋,但可能成为同性恋”的传闻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兴奋,这说明其他人都败走G城。

17、在Bloomsbury里,佛吉尼亚不像凡奈莎,是那个小世界的重心和轴心,但是佛吉尼亚却定义了这个圈子:无限的才华,无限的傲慢,无限的挑战。她像上帝那样说话,但和圣经完全无关。

18、当天晚上他做梦,半夜醒来他把HB叫醒,说他刚才梦见上帝了。HB问“上帝跟你说话了?”他说是的,上帝和我说话了。HB问上帝说什么了,加曼甜蜜的闭上眼睛,说“上帝说他把你给了我。”

19、费里尼有两句口头禅。一句是,无所谓结局。无所谓开始。除了无限的生活**。另一句是,拍片就像**。马斯楚安尼把这两句话并成了一句,无所谓结局,无所谓开始,除了**般地拍片。

20、古董店轻易地集合了过去时态、现在时态和将来时态,还包括各种虚拟态,并且现代社会让它具有一种奇特的过滤功能,它可以使凡庸的物质变得精神奕奕,使籍籍无名的东西蒙岁月之恩而引人注目。

21、楚浮因此也毫不留情地总结说:“对你而言,人人生而平等,只是理论,不是良心。”在那篇文章里,这句话是楚浮对高达讲的,但是我摘出来却是觉得这句话放在现在是对我们大多数人讲的,何其犀利!

22、蕾妮晚年的时候,嘲讽而心酸地说,女人是不允许犯错的。但是,接着,她很有勇气地说,不过,我那时确实非常崇拜希特勒,他在任何角度都不好看,不是那种会让女人喜欢的男人,但是,他很有魅力。

23、就仿佛今天,走在几乎是赤裸的暴烈的金沙江路上,听到不知哪里传来的木条敲木箱的声音,我中了邪一样地想,那就是我童年时候,卖冰棍老头子的信号。我循着方向穿入曹扬新村,顽强地想印证这个想法。

24、她非常矛盾地生活着,一边因为与世隔断而痛苦,一边又怕世界打扰她。而且,与生俱来的骄傲和自卑感,这个时候更是变本加厉,她屹立在美的巅峰,同时觉得“智力低下”。来自各路名流的邀请,她看也不看就拒绝。

25、当然我们知道盗版是违法的,知道我们这么热爱盗版也是违法的,但是生活中总有些什么是需要偷偷去做的,总有些什么是需要黑夜掩护的,总有些什么吧?不然,全世界都是齐刷刷的阳光,全是牧师全是党员全是同志怎么玩呀?

26、嘉宝看完信,用她的瑞典英语说,“别说我从没给过你花!”又是一个双重否定,梅赛德斯笑了,想起嘉宝学英语那会,最痛恨双重否定,可现在,她最爱用的就是双重否定。谁知道呢,当你最苦恼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其实已经爱上它了。

27、张曼玉一次次换上旗袍,一次次下楼去面摊买面条;衣服是晚宴般的郑重,面条却是最草民的生存,香港精神就在这里寓言般汇合:倾城的姿态,普罗的道路。说是举重若轻也好,说是举轻若重也好,香港人对生存的体悟总要比他城里的人多一分方生方死的感觉。

28、希区柯克作为“悬念大师”,最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总是在电影一开始就把危险通知他的观众,他的故事实在别的电影的**上起步的,而且,希区柯克的名字保证了你将永远在**里,因为他认为那是电影的本质。所以,新浪潮的大师们给了他最高的评价:他就是电影。

29、当然,你们一定会说,我失望了。可是没有,我最终没有继续追踪,我保留了这微小的悬念,叫了一辆车回家了。在这个城市里,你知道,如果想要碰壁,每天可以死去,但每天,都有新鲜的灵魂,穿着他们最好的衣服,怀着最简单的心愿,来到这里,能告诉他们,这是个已没有梅雨的城市吗?

30、《微笑》以婉约的方式传达了她的一个先锋理念:微笑作为一种日常现实已经完全被我们忽略了,主流电影以虚假的方式侵蚀了我们对现实的关注,并不是罗曼史和大事件才是电影题材。她以自己的这种“放大现实”的风格对电影之父LouisLumiere表达了最深的敬意,因为电影本来就是为了传达“现实”而创造的。

31、那天,我和哈布等在电影审查办公室门口,他们要决定《M》是否可以公映。然后,他们招呼我们进去,用非常严肃的语气:‘朗先生,朗太太,进来!’我们当时都心头沉重。最后,他们宣布:‘《M》是我们所反对的电影,但作品本身诚实又完整,所以我们决定一刀不剪。’那一刻,我们为自己感到骄傲,你看,纳粹也是懂电影的,好的电影征服左中右。

32、柄谷行人在论述现代文学的起源时,首先讲到了“风景之发现”,“文言一致也好,风景的发现也好,其实正是过敏的确立过程”,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小津电影中的“风景”,没等他死,就基本消失了,而且,后代导演的表现能力也丧失了。举我们自己的例子,在大陆电影中,贾樟柯一直被认为颇有小津之风,不过我们看他的《世界》,就会感到追寻“小津之风”的困难。

33、就我个人来讲,我还不能马上习惯面值过大的情感货币,不习惯看不见的道德中转,我的情感记忆还留着前现代的胎记,我希望,当剧情提示诺拉心碎的时候,我希望她像张曼玉那样真的有心碎的面容:她想笑一下,终于不支;当她幸福的时候,我也希望她的爱情不是苍白的顿悟或华丽的水到渠成,我希望她的希望中有痛苦,像小津说的,能忍受痛苦的人是好人,才配吃上像样的饭菜。

34、整部《世界》,被六段flash切割,这些带有后现代色彩的动画本来完全可以用电影的常用语汇和语法——风景断片过渡,而且,这六段flash也并不讨好,在影评界没有获得掌声,但为什么贾樟柯在这里不启用风景呢?我想是因为,贾樟柯找不到合适的风景,换言之,贾樟柯找不到能和这些民工身份构成对应的风景,北京不是他们的抒情对象,真正的家乡也不是,那么,那什么抒情呢,只有后现代的表现方式了。

35、《高度孤独》的构想源于加瑞尔的一个观念,他想证明拍电影不需要依赖资本主义,不需要专业技术,完全不懂电影的人也可以玩电影。在他看来,任何人只要打开摄影机的盖子,总会找到值得拍的东西。说起来,在这部片子里,加瑞尔同时给欧洲那些没赶上“新浪潮”的导演们提供了一个“后新浪潮”的方向:回到日常的**里去,回到个人经历中去。“日常生活可以多么动人”,而且,人人可以是导演或演员。

36、一切,就像唐纳德·里奇在《小津安二郎的电影美学》前言里说“小津的艺术”:与所有的诗化手法相类似,小津的手法也是拐弯抹角的。他不会使自己去直接面对感情,他只会妙手偶得之。他的电影艺术是形式上的,是一种可以与诗歌形式主义相提并论的形式主义。在符合其自身法则严格规定的情况下,他摧毁了一切陈规和熟悉的套路,以给每一个词、每一幅画面重新赋予紧迫而新鲜的意义。在这方面,小津与墨绘大师及俳句大师非常接近。而当日本人说小津“最为日本式”时,他们所依据的正是这些特殊的品质。

1 2 3
不容错过